纽交所为何突然取消中国三大运营商摘牌计划?

纽交所为何突然取消中国三大运营商摘牌计划?

文 |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郭力群

01.png牛牛敲黑板:

去年12月31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启动针对中国移动(CHL)、中国电信(CHA)和中国联通(CHU)三大中国电信运营商的摘牌程序后,这一事件的走向又发生了大反转。

据MarketWatch 1月4日报道,纽交所当日晚些时候发布声明称,撤回让这三家中国公司摘牌的计划。纽交所在声明中称,这一决定是「在与相关监管机构进行进一步沟通后」做出的。

「这是我们在分析师职业生涯中在美国见过的最奇怪的一系列事件,」杰富瑞(Jefferies)电信板块研究主管埃迪森·李(Edison Lee)说。

一些大型投资机构也表示,退市不会妨碍它们对相关中国公司股票的配资,尤其是那些已经被纳入它们跟踪的基准指数中的公司。

去年12月31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启动针对中国移动(CHL)、中国电信(CHA)和中国联通(CHU)三大中国电信运营商的摘牌程序后,这一事件的走向又发生了大反转。

据MarketWatch 1月4日报道,纽交所当日晚些时候发布声明称,撤回让这三家中国公司摘牌的计划。纽交所在声明中称,这一决定是「在与相关监管机构进行进一步沟通后」做出的。

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被要求退市后其美国存托凭证一度大幅下滑,4日收盘跌幅在3%到6%之间。纽交所撤回退市要求后,中国移动在香港上市的股票5日收盘上涨5.13%,中国电信上涨3.35%,中国联通上涨8.5%。对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关系敏感的离岸人民币汇率也进一步上涨。

是什么力量推动纽交所大转弯?

2020年11月12日,特朗普政府发布的一项限制美国投资者投资所谓「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的公司的行政令。纽交所12月31日称,这三家公司的股票将在2021年1月7日到1月11日期间停止交易,这也是美国交易所首次宣布要将中国公司摘牌。此时距离特朗普在1月20日成为美国「前总统」、拜登正式上任还有十几天时间。

由于纽交所突然180度大转弯的原因尚不明确,投资者不得不猜测,这仅仅是因为纽交所最初误解了该行政令,还是某种具有更广泛地缘政治影响的博弈结果。

纽交所的最新的声明中并未言明「相关监管机构」是谁,并拒绝对此做进一步解释,但表示仍将继续评估三大电信运营商是否适用于美政府禁止投资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企业的禁令。

「这是我们在分析师职业生涯中在美国见过的最奇怪的一系列事件,」杰富瑞(Jefferies)电信板块研究主管埃迪森·李(Edison Lee)说。

MarketWatch在1月4日的报道中也指出,这项行政令在未来两周成为一个悬而不决的争议事件。如果特朗普离任,拜登就有可能推翻它。

《巴伦周刊》援引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科技领域业务负责人保罗·特里奥洛(Paul Triolo)的观点称,特朗普政府在执政期即将结束之际采取的行动往往没有经过各相关机构的一致同意,而且是一些会让即将上任的拜登的团队感到不安的行动。拜登团队更倾向于在这类问题上采取一种更微妙的方式,如果要限制对中国公司出口技术、或者考虑让个别中国公司从美国退市,拜登会制定更明确的标准。」

限制投资中国可能「雷声大、雨点小」

Matthews Asia投资策略师安迪·罗斯曼(Andy Rothman)认为,美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股票市值仅占中国股票总市值的2%左右,而且其中只有一小部分中国公司可能成为美国政府的限制对象,因此,美国政府可能并不能通过限制投资者投资中国公司而从政治或经济上对中国施加影响。

《巴伦周刊》在之前的报道中也指出,三家中国电信运营商的美国存托凭证(ADR)在各自股权份额中所占比例不到2%,如果从美国退市,大型投资机构可以很容易将其美国存托凭证换成三家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股票。

花旗(Citi)分析师Michelle Fang认为,如果这三家公司退市,一些指数供应商可能会把它们从指数中剔除,许多基金不得不抛售其股票,短期内股价可能面临抛售压力。但这三家公司的主要业务都是面向国内市场的,拥有良好的基本面和可观的现金流,就算退市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近期因退市威胁出现的波动其实带来了一个逢低买入的机会。

Fang称,在三大电信运营商中,中国移动因资产雄厚和其所拥有的低频频谱资源在5G业务竞争中处于最有利的地位。她对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的评级都为「买入」,对中国联通的评级为「中性」,因为相比竞争对手,中国联通在盈利方面的压力更大。

前美国财政部高级官员、Beacon Policy Advisors的斯蒂芬·迈罗(Stephen Myrow)说,他不认为拜登上台几天后会立刻推翻特朗普的行政令,但可能其进行修改,这样,受影响的也可能只是针对三家公司的直接投资,而不是众多投资者参与的新兴市场指数基金等投资工具。

一些大型投资机构也表示,退市不会妨碍它们对相关中国公司股票的配资,尤其是那些已经被纳入它们跟踪的基准指数中的公司。

《巴伦周刊》认为,和美国出台的其他与中国相关的措施一样,限制投资中国公司的措施的最终实际影响可能不会像措施制定之初看起来的那么大。

特朗普不仅在推动中概股公司退市,还以「国家安全」为由,将TikTok、华为和腾讯等中国公司作为目标。

12月7日,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法官裁决通过临时禁令,叫停美商务部针对TikTok的限制措施,这是第二个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对此作出相同裁决。根据美国商务部的禁令,TikTok不得在美国境内进行数据托管、内容交付服务和其他技术交易。

编辑/Viola

本文由星云财经网发布,不代表星云财经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