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庚子年:把握时代的三次投资机会

逃离庚子年:把握时代的三次投资机会

03.png牛牛敲黑板:

作者认为目前的行业,有三个机会,在变化下的娱乐产业需求侧改革;在大势下无法阻挡新技术;以及未来的生物技术。

来源:资本侦探

2020年的倒数第四天,《纽约客》发布「The Plague Year」(大灾之年)。这篇长文尽力还原了美国如何面对新冠疫情,年初隔岸观火,春季笃信能够控制,直至大流行来临,失业率飙升,股灾爆发,印钞水闸大开,接着华尔街悄然让财富发生大转移,美股在年末创下新高。

这场疫情下的种种「小事」,共同组合出来了一个被很多人忽略的大问题:灾难之下富人越富,为什么成了刻在人类文明史上的铁律?

灾难与财富,向来都是共生的。历史书上,每逢地震、瘟疫、战争富人们都会开启的饕餮盛宴,被压迫者为了活着,会交出多年耕耘的土地,以此来换取生存。即便遇到王朝更迭,这种普通人杀向上层社会的大好机会,也是如此。古人很形象的做出过总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封建文明起,普通人想完成阶级跨越只能「当官与经商」。17世纪二级市场诞生后,财富分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股市给了每个投资者跟随时代的机会。而这三条路径可以用两个字概括——智慧。在日后的发展中,三股力量最终交汇于一处,成为撬动阶层分化的尸山血海。

去年3月底,《泰晤士报》刊登了一则头条新闻:「失业率飙升,美国病毒病例高居世界首位。」而美股却扭跌为涨,开始了一段与实际经济状况不符的长时间攀升。四个月后,在华尔街旁的多个街区,无数废弃家具没人清理,很多贫民被迫就地生活。

有趣的是,政府一直在慈悲地印钱救助普通人。

2020年8月7日,推特网红Charlie Bilello称,「苹果、亚马逊、微软和谷歌的总市值达到6.2万亿美元,超过了美国和中国外的所有国家GDP。」这揭露了资本市场的残酷,投资者不用有多高明的认知,只要相信这4个赢家,就能抢光普通人手中的钱。简而言之,就是跟随时代的胜利者。

从千禧年开始,我们的生活就与互联网息息相关,因此诞生了一批世界级企业勇登时代的山巅。

人们对这些垄断巨头的不满达到顶点,仿佛往日拆解「托拉斯」的时刻再现。而那些新的机会一直在大众视野里若影若现,需求侧悄然变化、新技术集合一处、金钱攻势掀起并购热潮。

即将过去的庚子年,让历史站到了十字路口上,新的变革之路已经绘制好了起点。除了「喝酒吃肉」,下一群跑赢时代的人会是谁?

变化:娱乐产业需求侧改革

2021年开了个好头,电影行业似乎迎来了春天。

前有刘德华的商业片《拆弹专家2》,上映十天斩获8亿票房,再次告诉了市场「什么叫港片不死」。后有元旦档总票房超12.98亿,观影人次超3200万,创下历史记录。这计强心针注下,无数电影人奔走相告,洒泪欢呼。因为过去三年,影视寒冬从未退潮。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去年参加中国电影投资大会时,讲得第一句话就是:没钱。

这个行业近几年极不受资本待见。曾经的煤老板带资进组已成往事,一级市场上开始很难拿到投资,二级市场又融不到钱。据IT桔子统计,2016至2020年间,影视行业投融资合计金额达762亿元,近两年融资金额仅为18亿元和35亿元。而在A股,这三年仅博纳一家影视公司过会。

投资人在经历2015年那波辉煌后,已经把电影公司看透了,除了短线炒炒票房和节日档期,没人会愿意和他们做时间的朋友。究其原因,是因为他们既缺乏「成长」也没有「价值」。

首先来看成长,中国电影2017年-2019年总票房分别为559亿元、609亿元、642亿元,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增速放缓了。再来看价值,2019年上映了612部电影,票房过亿的电影是89部,票房相加大约是551亿元,也就是说大多数电影是亏本的、没有价值的。

所以如果没有2020年的这场疫情,投资电影公司就等于在一片红海里赌博。而当电影院被迫关闭后,流媒体平台开始探索PVOD模式,其全称叫做高端付费点播(Premium Video on Demand)。通俗来讲就是在窗口期内,网络上发行的院线级电影。

这种需求侧的改革,将给电影公司带来新的增长点。在过去,因为排片问题,会让很多中腰部的优秀电影无法获得足够的资源,导致亏本。再加上疫情常态化的原因,一线城市的电影院限流很难解决。而通过PVOD模式的颠覆性变革,这些问题或许有解。

去年,好莱坞发生了两件大事。华纳兄弟宣布放弃院线窗口期,其2021年的所有影片,将在院线及流媒体平台HBO Max同步上映。几天后,迪士尼股价暴涨13%,原因是预计其流媒体平台Disney+订阅用户将大增,其出品的《寻龙传说》也将院网同步上映。

2020年最后一天,迪士尼股价站上180美元,创下历史新高,成为3200亿美金市值的巨头。市场就是如此现实:在存量厮杀的战场下,你还有增长预期,那依然是好公司。

这边影视行业需求侧改革打得火热,同为传媒股的游戏公司也暗暗酝酿了一场革命。2021年第一天,华为和腾讯闹起了别扭。华为发布公告:双方合作产生重大障碍,腾讯游戏从华为平台下架。但到晚上,双方就恢复了友好,腾讯游戏重新上架。

腾讯开的这一枪,源于「天下苦渠道久矣」。中国手游安卓渠道的分成比例很高,一般都是五五开。由于应用商店掌握了流量,厂商不得不把经费用作买量。再加上联运模式直接关系到渠道公司收入,导致大推氪金游戏,形成「劣币驱逐良币」。

图片

从《原神》拒绝上架华为等应用商店起,米哈游打响了反抗渠道的第一枪,厂商与渠道的矛盾开始公开化。之后,仅上线一个月的《原神》移动端吸金2.5亿美金,成为现象级游戏。整个行业看到了一条新的路:需求侧对于优质内容的渴望,足以绕开渠道。

因此,腾讯和华为互相试探。标志着优质研发商议价能力提升的开始,蛋糕重分时刻来临。2020年末,整个12月游戏版号都没有发放。一些嗅觉敏锐的人已经意识到,手游版本号数量将缩减,但需求依然旺盛,手游市场会步入精品化阶段。

所以,游戏开发商将有更大话语权与发行商谈判,改变渠道绑架厂商的局面。各家游戏公司将有更充足的预算去打磨游戏,做好内容。再加上云游戏时代的来临,对于硬件的需求减弱,行业新增长点肉眼可见。

去年9 月,苹果首次公开云游戏上架标准,允许云游戏服务以「目录型应用程序(catalog app)」的形式上架应用商店,但是服务商提供的游戏仍需从商店下载。在庞大的用户流量下,苹果对云游戏平台限制的放宽或将为各个云厂商在 iOS 端业务带来可观的增长。

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流量仍是稀缺的,增长已经停滞。但疫情所带来的改变巨大,QuestMobile数据显示,过去一年,移动用户月人均使用时长增长了12.9%,由 2019 年 4 月的128. 2 小时增长至 2020 年 4 月的144. 8 小时。

在传媒股需求侧改革启动后,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大势:新技术无法阻挡

2021年的第一天,特斯拉宣布 Model Y 的定价为 33.9 万元后,知乎上立马有人提问「怎么看?」,该问题短短几天收获500回答,300万浏览。

这种关注度反应在二级市场上更为直接,今年A股第一个交易日,特斯拉概念股涨停20只,板块指数当日狂飙超5%,成交额突破340亿。最惹市场关注的是宁德时代爆涨15%,市值达到9413亿元,超过中国石油1744亿元。时代交替的大钟,已然敲响。

方正证券在去年12月发布了一篇研报《汽车半导体:研究框架》,里面很清晰地提出了一个观点:电车的本质是利用「能量+信息」实现「电动化+智能化」。换句话说,新能源车身上将是科技时代的综合体。它的大脑是芯片,眼睛是激光雷达或视觉算法,心脏是自动驾驶,血液是清洁能源......

它任何一处地方,都闪耀着人类文明智慧的光芒。在政策上,全球一致为电动车开道,碳排放等协定加速了电动车的推进历程;资金上,资本市场已经疯狂,一个PPT就能在港股上市的时代来了;科技上,新技术将全面爆发,华为、苹果、三星、百度等巨头相继入场。

甚至阻碍特斯拉降价的壁垒「电池」都将被攻克。

去年12月,韩国媒体 KoreaTimes报道了,LG 能源已经研发出了 NCMA 四元锂电池,将于 2021年大量交货,供应给特斯拉汽车。这款电池降低了成本,提高了安全性,能使电动汽车续航超过 600 公里。LG 还与特斯拉签订了协议,将为上海超级工厂所产的 Model Y 电动车供应电池。

特斯拉将Model Y当作下一代核心产品,是有着自己的考量。在中国市场,SUV远比同等级轿车受欢迎,原因是空间大、功能性强,能满足家庭的生活需求,加上品牌加持,将对燃油SUV车型产生强烈冲击。当预计马斯克的降价屠刀已经握在了手上时,Model Y离成功仅一步之遥。

图片

更进一步讲,新技术将成为电动车发展的至高准则。今天电动车成功的两个因素已经公开:一是智能化,构成车企护城河的核心在于——无人驾驶,其中最重要的是自动驾驶芯片和人工智能算法,特斯拉的降价战略,是为了接入更多的用户,收集到最大力度数据,从而完成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驾驶。

第二点则是产品的迭代能力,也就是对于供应链的管理。今天电动车依然不完善,是一个不同路径齐走的状况,最优解并未出现。任何一个影响行业发展的新技术出现,都将倒逼制造业进行换代。而对于车企来说,最快速度迭代追上对手,再利用规模效应实现降价,至关重要。

电动车的基底其实是四股力量:能源行业、互联网工业、整车制造业、半导体工业。从宁德时代市值超过中国石油,再到「All in AI」的百度入场搏命,以及五菱宏光MINI的销量神话,还有汽车芯片缺货的新闻围绕大众耳边。所以有理由相信,新能源车行业已经走在了创造价值的路上。

创造这两个字背后,也许跟时代会更贴切。

未来:生物是21世纪领头羊

张一鸣当年填报志愿时选的专业是生物,但南开生物系没要他。

2018年,清华大学教授问及这段往事时,张一鸣笑着答道:「当时都说生物是21世纪的领头羊。」但在这二十年里,学生物几乎约等于找不到工作:数学是把火,点亮物理的灯;物理是盏灯,照亮化学的路;化学是条路,通向生物的坑;生物是个坑,埋葬理科生。

从这句调侃不难看出,生物科技绝对是个高潜力、高价值的行业,只是在互联网时代,缺少一把火,热钱没往上烧罢了。在《「十三五」生物产业发展规划》中,将其分为了七大领域:生物医药、生物医学工程、生物农业、生物制造、生物能源、生物环保和生物服务。

图片

为抗击新冠疫情做出突出贡献的是生物医药产业,可分为中药、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三大领域。也正是这次的疫情,新冠特效药和疫苗被媒体的高频次提及,彻底改变了大众对医药产业的认知。资本市场的热钱,开始往这个赛道上挥洒。

高瓴资本频频出击,花式重仓医疗赛道,专注价值投资理论。国际老牌机构瑞银集团更是旗帜鲜明地站队:Big year ahead for biotech (生物科技大年在即)。

这场大年其实会落在并购上,因为并购是大型制药企业拓展研发管线和实现规模扩张的重要手段。与2019年相比,2020年大型并购数量和金额大幅度减少,全球前十并购总金额1367亿美元,仅为去年的50%。但如果关注美股的话会发现,并购一直在持续。

因为随着2020年美联储放水,以及对公司股票回购的限制,不少大药企资金储备雄厚,为并购交易提供了充足的弹药,不少巨头均有收购绯闻传出。瑞银基于此下了预判,大型药企通过收购来进行药物创新的趋势将扩大。

因为除了疫情这样的天时,地利也已经出现: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支持创新者。再通过并购补齐人和,生物大概率会成为21世纪的领头羊。

在2020年11月4日,BIIB股价暴涨43%,达355美元。原因是其研制的阿尔茨海默抗体药物,将于两天后在FDA进行生物制品许可申请。之后的两个交易日,BIIB股价回落至236美元,并且市场、机构、分析师均持负面看法,不认可BIIB的治疗方法。

但有意思的是,巴菲特的基金持股了这家公司,他们确实是「别人恐惧,我贪婪」的实践者。毕竟,FDA已经同意了较低的临床终点疗效标准,审判未落定前,BIIB还能翻盘。有分析师预计其全球销售额十年后可能超过600亿美元/年,这落到股价上将轻松地翻五倍。

对于普通人来说,感受到这种红利总是后知后觉,打工积攒一生的财富总在贬值。完成阶层跃迁在房贷、车贷的压力下,更是比做梦都难。庚子年过后,选择将大于努力,资产升值和时代风口变得比个人勤奋重要。抓住任何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都能写成励志故事。

著名的周期天王周金涛在15年前写了篇策略研报《繁荣的起点并非沸腾的年代》,里面预言了中国将在2020年出现首次证券市场大繁荣,还有能源革命。这个时间节点下,越老越完善的资本市场,以及种种迹象都表明,投资红利或将成为一条跨越阶级的重要通道。

普通人虽然不能创造机会,但还是可以抓住那些已经出现的时机。

编辑/charlie

本文由星云财经网发布,不代表星云财经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