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或将开启新一轮“超级周期”

大宗商品或将开启新一轮“超级周期”

星云财经获悉,大宗商品的通胀预期成为海外从股票到期货各类交易场所的共同主题,参与相关领域的投行纷纷唱好大宗商品市场或将进入又一个超级周期。

2020年,新冠疫情下,绝大多数商品价格呈现“V”型走势、先跌后涨,下半年特别是四季度以来,大宗商品全线走强。进入2021年,在全球经济复苏预期和海外央行宽松政策的支撑下,金属、化工、农产品等商品价格进一步上涨,并接连创下近年来的新高。

疫情期间暴跌过后,未来几年许多商品价格都有可能呈现上涨趋势,但不清楚这将标志着超级周期的开始,或只是普通的周期性回升。

超级周期的形成因素

根据经济历史学家David Jacks对40种农业、工业和能源大宗商品的研究,过往的超级周期分别在1910、1950、1970和2010年代见顶。

他认为,超级周期通常从市场的消费侧、而非生产侧开始。

早前的超级周期受美国的工业化和城镇化、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战后欧洲和日本的再工业化、2000年代的中国工业化和城镇化驱动。

Jacks指出:“这是受需求驱动的阶段,与大规模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历史进程密切相关,与很多产品门类的严重产能限制相互影响。不过,一旦浮现这样的需求冲击,由于先前处于停滞的探勘与开采活动的重新启动,加上技术进步确立下来,通常会有一波相抵销的供应反应。因此,随着产能限制因素的解除,实际的商品价格回归趋势且低于趋势。”

消费的大量增加,是持续多年的超级周期与较为寻常的价格涨跌之间的不同之处。

而目前关键问题在于未来几年消费是否会出现能够相提并论的增长,从而触发油价大幅且持久的涨跌,符合超级周期的标准。

新一轮超级周期正在酝酿?

摩根大通认为,新一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尤其是石油价格上涨周期已经开始。收益率和通胀的趋势正在逆转。

小摩指出,新的超级周期将受到疫情后经济复苏、通货膨胀、宽松货币和财政政策、美元贬值以及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等因素的推动。其中,可再生技术中使用的金属将大大受益。该行认为,向绿色技术的发展可能会限制石油供应,同时提高用于可再生电池、电动汽车和其他绿色基础设施的某些金属的成本。

同样,高盛和美国银行也表示支持这一观点。

高盛在今年1月发表报告表示,去年许多大宗商品价格的强劲反弹只是“大宗商品长期结构性牛市的开始”,展望20世纪20年代,该行认为,与21世纪头十年推动大宗商品增长的结构性力量相似的结构性力量可能正在发挥作用。

高盛的超周期观点是基于全球将如何从covid-19危机中复苏,强调绿色工业革命和以社会需求为政策重点,其次是供应不足,从而无法满足需求的任何结构性转变。

而美银认为,在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采取宽松政策,带来通胀不断上行的情况下,大宗商品将成为主要收益资产。

除了刺激政策留下的巨大流动性,给了大宗商品上涨的可能性之外,美银认为,制造业的迅速恢复,以及带动的大宗商品强劲需求,也是重要的因素。

能源分析师John Kemp则表示,能够在未来五到十年带动油价出现大于正常规模的上行周期的触发因素不只一个。

印度可能是下一个进入工业化与都市化的主要经济体,其规模之大可能足以启动一个超级周期,不过这是否即将发生仍然较不明朗;

同时,建设新的能源基础建设以协助达成气候目标,其规模之庞大也可能足以引发超级周期,如果这实现的速度够快、且规模够大的话;

最后,疫情过后的大规模财政刺激可能足以诱发超级周期,但目前还不确定这些刺激措施与例行循环性政府支出有多大差异。

印度本身的工业化、能源使用变迁、以及大规模政府支出都有可能引爆超级周期,但如果一起实现,则超级周期发生的可能性就会大大提高。

然而,该分析师指出,目前为止,这些都仅止于潜在诱发因素。没有太多证据显示这些因素正在成为事实,也没有太多证据显示这将在未来几年引发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更大规模、非比寻常的上涨走势。

超级周期的定义包括相对较低的出现频率,以及长时间的延续期。景气循环下滑并不一定每次都会变成衰退。类似的是,并非每次大宗商品价格大涨都会成为超级周期。

目前存在着过度预期超级周期发生的风险。前一次的超级周期是在10年前达到高峰。目前另一个超级周期可能正在进行中。但其来到的速度可能异常地快。

本文由星云财经网发布,不代表星云财经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