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驿站(GME.US)做空比率实际只有53%!可能是恶意做多,不是恶意做空

游戏驿站(GME.US)做空比率实际只有53%!可能是恶意做多,不是恶意做空

本文转自 微信公众号“泷韬全球宏观”,作者:袁玉玮。

在两融交易里,券商可以把客户所有的放了杠杆的多头,都借出给空头,比如

A买入100股游戏驿站(GME.US), A再把100股借给空头B做空,C买入了B卖单,B把A的100股GME过户给C,C又把100股股给空头D, D又把100股空给多头E...

这个流程中:

基础流通量=100股,

广义流通量=300股,

1个真正的多头,

2个合成多头,

2个空头,

多头持仓=300股,

空头持仓=200股,

传统做空比率SI=200/100=200%

实际做空比率SI*= 200/(100+200) = 66%

这个流程就像货币的流通,经过信贷乘数效应的广义货币M2肯定大于基础货币M0。

每一笔做空交易,都会生成一个合成多头(syhthetic long), 所以传统意义上的流通股盘是错的,要想得到正确的广义流通盘,必须经过合成多头校正

根据数据商S3 data, 1.30,GME的空单 57.83M股,传统SI 113.31%; 校正后实际做空比率SI* 53.12%,融券利息29%

去年12月的时候,空单70.42M;传统SI 144.87%,实际SI* 59.15%; 融券利息只有9.58% 年化—— 这在空头市场上是很低的成本。

2008年次债危机中,我们做空美国再保险公司AMBAC的融券成本年化30%,

2014年,我做空GoPro被逼空后的泡沫,融券成本年化70%。

如果真的GME的做空比率是140%,做空利息大概率应该高过30-70%。

AMBAC 2008

GoPro 2014

附修改版:

GME做空比率相当于140% 流通盘,主要因为券商的两融业务中合成多头机制,另外也许有小部分裸卖空(naked short)因素。

在券商的两融业务中,每一笔空头开仓,都会生成一个对应的合成多头。所以传统意义上的流通股盘是错的,要想得到正确的广义流通盘,必须经过合成多头校正。根据数据商S3 data的数据,去年12月的时候,GME的传统做空比率144.87%,经过合成多头校正后的实际比率只有59.15%。

裸卖空机制,可以防止大机构凭借资金实力长期控制个股流通盘筹码,从而实现逼空和操纵股价的效果 —— 比如曾经的新疆德隆系股票,和近期的某些抱团股。尤其对于中小盘股,这是必需的做空机制,我们之前也针对A股的抱团和小盘股做庄行为建议引入裸卖空机制。但每个机制都不完美,有其利弊:这个机制当然对抗不了有组织性的,明目张胆的,公开结盟的,靠短期积累资金去逼空。如果没有法律的介入,我怀疑任何机制都抵抗不了这种恶意操纵行为。虽然2008年之后,由于美国民粹主义上升,裸卖空书面被定为不合法(illegal),但实际应用中一直广泛存在。

分红权和投票权

假如股票分红,从法律上,合成多头拥有分红权和投票权,但原始多头失去了分红权或投票权,所以共同基金一般会在股东大会前召回借出的股票。

合成多头和裸卖空的区别

不合法的裸卖空中,空头没有借到券,导致无法结算交易。在合成多头的过程中,所有的交易都有对手盘,都最终结算。

另外,2008年之后,由于美国民粹主义上升,裸卖空书面被定为不合法(illegal),但实际应用中一直广泛存在。而且业内学者建议恢复裸卖空。

欧洲, 除了荷兰,瑞士,西班牙,在大部分国家裸卖空仍然合法。另外德国除了禁止在裸卖空欧元标价的国债及其衍生的CDS,以及个别德国金融股,其他没有限制。

供求关系

合成多头原则上不会影响供求关系,但会优化市场流动性,有其正面意义。

流动性风险和逼空

但是,假如原始多头和合成多头们在短时间内集体召回股票的话,就会造成空头踩踏,形成客观上的逼空

所以,我个人怀疑,这次GME空头能够只用10%的廉价成本拿到所谓140%的传统做空比率(这个数字毕竟很少见),不能排除有多头恶意设置陷阱,然后

一边在期权市场gamma逼空,

一边在股票市场逼空,

一边集体召回股票,从法律上逼空头平仓。

而且,12月,在实际做空比率已经达到59%的情况下,融券利息只有9.58% 年化 —— 低得有点不合常理,是否是多头们故意给空头保持高流动性,下套?也未可知。

如果这是这样的话,这次GME大战,实际起点:

从技术层面,可能是恶意做多,而不是恶意做空;

从基本面上,因为价格极度偏离内在价值中枢,还是恶意做多。

(编辑:曾盈颖)

本文由星云财经网发布,不代表星云财经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