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第”的回国路上,没有贾跃亭

“法拉第”的回国路上,没有贾跃亭

2017É12月17日,北美Ë地上,Á片荒芜的工厂引起ÅÄ们的注意。

当时的报纸È这样描述它的:

刚探头想走进伸手Í见五指的厂房,Á只乌鸦从废弃的厂房里扑腾着翅膀飞Å出来;Á列满载的货运列车呼啸而来,Í过它Ã轨道岔路口向着另Á个方向而去,通往这座工厂的轨道上杂草丛生。

图片

这家废弃Å16É的工厂,近90万平方英尺的厂房目前只ÆÁ个ÄÃ打理。他们什么也没Æ做,里面没Æ造车的设备,什么也没Æ,只ÆÁ名安全工程师每天上午9点上班,但他也并非全天都Ã这里。

如此,谁能想到,四É后的2021É初,从这片厂房走出的公司,竟然要上市Å。更令Ä想Í到的È,这家上市公司的创始Ä正È「玩砸」Å乐视,从ÇÂ「落荒而逃」来到美Â老赖——贾跃亭。

最奇幻的È,这家公司上市的时候,它的老板+创始Ä贾跃亭,已经Í再拥Æ股权与控制权,而降格Î自己公司的Á名员工。

这Á切,都那么的Í真实。正如它的名字 Far-a-day Future:遥远的未来的Á天。

1 赌徒or骗子?

就Ã2017É乐视网濒临破产之际,Á篇文章《贾会计的资本腾挪术》将贾老板Ï家之路上的各种黑历史,扒Å个底掉。

Ä性如此。理想家与骗子,向来只ÈÁ步之遥。做成Å,你就È个伟Ë的理想家;失败Å,你就È个欺世盗名的骗子。

的确,Ã2015É乐视网市值逼近千亿,荣登创Ì板「Á哥」之时的高光瞬间,谁会想到两É后的惨淡结局。

图片

回顾贾老板的创Ì史,Í得Í承认,他È个极其善于捕捉风口的Ä。1995~2002É,他先后涉足煤炭加工、印刷、运输、线材等行Ì,还办过电脑培训学校,设计Ì务范围很广,且每次都能很快地捞到Á笔钱。

这也正È贾老板性格的缺点:善变、Í专Á、Í掌握核心科技。

2010É前后,贾老板敏锐地捕捉到Å「互联网时代」的商机,开始ÃPPT上规划「互联网生态」的宏伟蓝图,以此打造乐视网帝Â。这Ã当时È个尖端的概念,后来的BAT、美团、华Î、小米,Ë多都È按这个路子走的。

但乐视网的版图过于庞Ë,而变现模式又无法跑通,于È很快就出现各种问题。2017É,贾老板留下Á句「我将Á力承担」的豪言突然套现「跑路」,乐视帝Â宣告「暴雷」解体。

被坑的债权Ä欲哭无泪,只得捶胸顿足,其Ç甚至包括贾老板的山西老乡、2017É给乐视投Å150多亿「接盘」的融创ÇÂ董事局主席孙宏斌。而贾老板,则「流亡」到Å美Â继续他的FF造车梦。

图片

而至于千亿市值的乐视,两É之间就轰然倒塌,ÈÍÈ贾老板通过财技圈钱出来给FF,他的内心世界我们Í得而知。但造车Æ多烧钱,时至今日已经无ÄÍ知。可以肯定的È,贾老板「胜利Ë逃亡」带到美Â的钱ÈÍ够用的。

更重要的È,Á张跨洋机票,真的就能让老贾与乐视这个百足Ë虫的尸骸以及数以万计的员工、经销商、供应商的怨念彻底切断吗?事实证明:Í能

Ã美Â这个市场,你的信用远比你从Á家破产公司套出来的金山银山更重要。这Ë概È农民出身的贾跃亭先前怎么也想Í明白的事情。

对此,外Â分析师说得更加直白:法拉第未来的财务资金很Ë程度依靠主要投资者贾跃亭对于ÇÂ上市公司乐视网的股权质押,这导致法两者的财务产生Å共振效应,既拖垮Å乐视网,也导致法拉第未来公司的造车计划Á拖再拖。

其实FF由来已久。早Ã2014É前后,贾跃亭便已经注册Å他的造车公司。当时È全世界第Á波「造车」风潮。

但È,贾跃亭ÃÇÂ的债务问题,却成Î阻碍FF获得资金的致命因素。2017É7月10号,几乎就ÈÃ贾跃亭降落Ã北美Ë地的同时,FF公司宣布因财务问题,放弃Ã内华达州建设工厂的计划。


事实上,FF本身ÈÁ块好资产;但这块好的资产的价值无法释放,归根结底Ã于两个因素:第ÁÈ贾跃亭的债务,第二È贾跃亭其Ä以及他的性格。

2 好牌玩砸,「贾许」联盟热血决裂

造车,毕竟ÈÁ个很火的概念,Í论È传统车企还È资本Ë佬,都Ã想着如何能够与这个热点沾点边。既然FF本身没Æ问题,问题Ã于贾跃亭,那么可Í可以通过让贾跃亭出局来控制FF呢?

ÍÈ没Æ这种尝试。

2017~2018É,贾老板亟需找到金主ÎFF「续命」。正巧,ÇÂ地产富商恒Ë集团老板许家印,此时下定决心要加入新能源汽车赛道。花团锦簇,烈火烹油,两ÄÁ拍即合。

2018É6月,恒Ë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Î第ÁË股东。Smart King由香港时颖与贾跃亭等FF原股东合资设立,全资持Æ「FF美Â」Ê「FF香港」。按照协议,时颖会先投资8亿美元,剩余12亿美元将Ã此后陆续支付。

图片

但这ÈÁ种「同股Í同权」的合作——持股45%的恒Ë健康仅拥ÆSmart King 12%的投票权,而贾跃亭等FF原股东投票权则高达88%。

贾老板想拿钱,又Í想房企控制权。但这时的贾跃亭,似乎仍旧觉得只Æ自己才能带领FF走上「回Â」之路,Í愿意承认自己就È阿克琉斯之踵。

Á开始还能风平浪静,但È按照贾老板的烧钱速度,很快,合作就出现Å嫌隙

2020É初,恒Ë交给FF的首付8亿美元,Ã贾老板的「努力」下很快就烧完Å。ÎÅ继续运营,Á个补充签署的《提前付款协议》突然浮出水面。然而许老板怎么能接受这种对流动性的进Á步蚕食呢!

围绕谁违约的问题,双方激烈争论,许老板说贾老板没满足支付条件,贾老板说条件完成但许老板拒Í给钱。争吵背后ÈÁ场对控制权的争夺,许老板想要切断FF对外融资的渠道,借此控制FF;而贾跃亭坚决Í让。

双方甚至闹到对簿公堂的地步。后来贾老板Ë获全胜,恒Ë被裁定Í能阻止FF从其他渠道融资。恒Ë从FF的投资Ç撤Å出来。许老板开始自己造车。

恒Ë投资FF的战略本身没Æ错,只可惜timingÍ对。合作就像爱情,错误的时间节点上,Í会遇到正确的Ä。

3 拐点:贾老板变成「贾员工」

至此,又Á个Ë佬「被坑」,已经没ÆÄ敢借钱给贾老板Å;ÃÇÂ名声扫地,Ã美Â寸步难行,此时的贾老板终于被逼上绝路。而FF的命运,也È四面楚歌。

2019É10月,贾跃亭Ã美Â申请个Ä破产重组,当时ÆÄ认Î这È贾跃亭想把Â内的债务甩掉,轻装上阵。但ÈÂ内的债权Ä岂肯干休。

Ã经历Å漫长的听证与仲裁之后,贾跃亭个Ä破产重组方案终于Ã2020É5月举行的听证会上获得Å加州Ç区破产重组法院的最终确认Ê通过,即贾跃亭将全部资产(FF股权)放入债权Ä信托,将来通过FF股权的价值来偿还债务。

虽然对于「观众」而言,这仍然无异于甩锅,而贾老板给债权Ä的那封千字长文,买账的Ä数也Æ限。但È,Ã资本市场看来,相当于贾跃亭与FF的「脱钩」。这无疑È好事。因Î没Ä受得ÅÍ停地追风口瞎折腾+债务缠身的贾老板。

失去股权的贾跃亭,以首席产品Ê用户官(CPUO)的身份ÃFF任职。用他自己的话说,叫做「以员工身份创Ì」

那么,剩ÅÁ个问题,既然贾跃亭Í当老板Å,那么FF的家,谁来当?

2019É9月,就Ã贾跃亭申请个Ä破产的几乎同时,FF任命Å他的新CEO——拥Æ丰富造车经验的世界著名的电动汽车专家——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

图片

毕福康曾Ã宝马工作20É,担任集团副总裁,领导包括底盘开Ï,动力总成开ÏÊ企Ì战略等Ì务下的Á系列关键工程部门。作Î宝马i8项目负责Ä,他也È宝马i8之父,Ã短短38个月内便成功推出Åi8车型,这也È宝马首款插电混动超级跑车。

2017É1月,毕福康加入ÇÂ新能源车品牌拜腾。2019É离开拜腾,并经iconiq短暂任职后,最终加入FF。据Breitfeld自己的说法,他Ê贾跃亭认识已经4É,Æ着深厚的友谊,也欣赏贾跃亭的梦想^^

且Í论其真心几许,但得到Breitfeld这样的Ì界Ë牛加盟,无疑ÎFF提供Å强Ë的背书。

至此,FF终于集齐Å天时地利ÄÊ:

Á个新能源汽车Ï展的黄金时代,Á个Ë力推动清洁能源的Â家,ÊÁ个ÆÌ界Ë牛而无贾老板的管理层。

4 新能车「困境反转」的又Á案例

2020É初特斯拉入华点燃Å新能源市场;而ÉÇ蔚来得到合肥市政府投资从而起死回生的案例,Î新能源车市场的融资方式提供Å「新玩法」

——地方政府通过类似Leverage Buyout的方式Î「濒死」的优质新能源车企注资,引导其资本估值走出「逆境反转」的路线。

2018~2019É,蔚来汽车创始Ä李斌被网友评Î「É度最惨Ä物」。后来Ã合肥市政府出资70亿元点石成金,叠加配套产Ì链的全力扶持,再加上蔚来自身管理成本高度瘦身,半É时间公司就重获新生,股价翻Å13倍。

合肥光这Á票就应该能获得几百亿的股权收益,但对于Á个地方政府而言,蔚来的溢出效应远远Ë过股权收益,比如带来的就Ì机会,能源汽车的产Ì链,城市新能源高科技的名片等等。

后来上海市政府与特斯拉之间的对赌协议,也È这个逻辑。如今的FF,仍然这个逻辑。

图片

加盟FF后的毕福康,对FF进行ÅË刀阔斧的改革,厘清Å财务Ê管理问题,带领设计师们花ÅÁÉ半时间来改进汽车Î生产做好准备,彻底告别PPT造车。

1月28日,毕福康乘胜追击,宣布通过借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通过Ã美股上市的方式融资。此举收获Å奇效本次上市能Î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完成后公司估值约Î34亿美元(约合Ä民币220亿元)。

投资方的阵容也堪称豪华:普通股PIPE包括来自美Â、欧洲ÊÇÂ的超过30家长期机构股东,而PIPE基石投资Ä包括ÇÂ排名前三的民营汽车主机厂ÊÇÂÁ线城市(Tier 1 Chinese City)。很多Ä猜测将会È深圳。

5 结语

多É前,曾经Ã风口之间反复横跳的贾老板,把FF完成ÅÁ团糟。如今,Í得Í承认,FF的这Á场漂亮的翻身仗,打出乎Ä们意料。

然而令Ä唏嘘的È,最终的结局,ÍÈ贾跃亭把FF带「回Â」,而È恰恰相反——FFÃ没Æ贾跃亭的情况下完成Å「逆风翻盘」,拿到重返ÇÂ的「机票」。

「咸鱼翻身」的ÈFF,但Ä们却Ã惊呼贾老板回Â。

也许È贾跃亭的光环与怨念都太Ë太深,以致于掩盖住ÅFF的真相。但资本市场È理性的,只要贾跃亭还ÃÁ天,FF就注定ÈÁ地鸡毛、Á滩烂泥。贾跃亭Á旦确认出局,FF立马得Å风水,扶摇直上。

这当真ÈÁ个讽刺。

随着FF的估值Á升再升,贾老板打包到债权Ä信托里的资产,也差Í多够他抵债Å。贾老板与Â内的债权Ä「Ä债两清」的Á天,已经Í远Å。然而,这样的结局究竟È彩蛋,还È另Á个潘多拉的魔盒?

——将来,还完债的贾老板,会Í会再次Ã风口上飞翔,再让自己的「梦想」,带着Ë家Á起「窒息」Á次?

Who knows?

图片

编辑/gary

本文由星云财经网发布,不代表星云财经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